酥阳

DM48 奶球亲儿子
路厨/局路/齐海/贺红/神夏/妖尾/阳炎
_(:з」∠)_


饭桌上尝着大鱼大肉的美食,跟一群同样人面兽心的家伙嘻嘻哈哈聊着,聊到前几天家门口躺着一只奄奄一息的狗,说着它有多么傻多么天真,感叹它这条命是多么脆弱可悲。本来是想直接跨过它进家的,想了想还是怕他真死在自己家门口,要处理尸体挺麻烦的,还晦气,才勉强带回家,现在觉得生活节奏都被打乱,埋怨着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管,嫌烦懒得照顾,这狗也是真能受着,我冷淡嫌恶敷衍地想起来扔点剩菜想不起算数地任它自生自灭,它反倒黏人地紧。

大伙听了都开始笑,笑我事多笑它傻。有位认不出脸的友人笑着笑着突然想起来什么,便问,那什么时候把它炖了吃狗肉啊,我立马笑着回答,快了快了,既然这样都没死索性等养肥了吧。

顺手从大鱼大肉的食宴里艰难地挑了块被人啃完当作垃圾丢掉的光骨头扔给它,带着怜悯嘲讽的目光往下瞟了一眼。

那只狗乖巧地趴在我脚边。

见我看它还以为想夸它,张嘴接过“奖励”,高兴地摇起了尾巴,全心全意地相信着它的救命恩人兼主人很爱它。

真幸运,它听不懂人话,更看不懂人心。

有一些感触胡乱写的,其实具体想表达的是什么也许自己都搞不太清楚吧……那个冷漠而残忍的主人,大概也是现实生活中很多时刻暴露出人性里可怕的那面的我自己吧。真实地令人发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