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阳

DM48 奶球亲儿子
路厨/局路/齐海/贺红/神夏/妖尾/阳炎
_(:з」∠)_

【祝松】 有你的地方(下)

上文走这里
拖更王终于坑出了第一篇同人

*脑洞向产物 ooc预警 烂尾 架空世界观 剧情缺乏逻辑 文笔渣【这些词估计就已经够不想看的了qwq】


#8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脑袋痛得仿佛要炸裂,想来是阿黎的父亲照顾我的吧.....现在距离他离开已经过去几天了?哦...他会有危险的,一定...一定要赶去救他!但愿还来得及,不!没有但愿,是必须要来得及!想法乱成一团,身体却先一步行动起来,顾不得阿黎父亲的喊叫,翻下床冲出去。

这一刻,好像我也变得和他一样冲动了。是啊,一直受到他的保护,现在,该由我来保护他了。一路上脑海中翻涌出的想法很多,更多是以这种胡思乱想的方式掩盖内心的恐惧,一想到如果来不及了,他真的出事了......心口就疼得一阵抽搐。我还有那么那么多想说的话想做的事,等着和他一起完成,如果他先离开了,我又该怎么办呢?

举目望去是一片火海,没有犹豫便向浓度最高的中心冲去,现在的情况容不得我停下半刻。阿黎!阿黎!一边无用地呼唤着一边施着法术降下大雨,让周围的火势减弱下来,看这情形,仿佛可以想象到当初他有多么挣扎,最后又是下了多大的决心。知他如我,这一刻心就毫无预兆地冰冷下来,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宁可牺牲自己的,呵...原来所谓的天劫,就是这般意思?为什么这一切需要我的阿黎去承受!如果我们只是平民百姓就好了,过着平凡的生活,就这么无知却幸福地活着......就这么想着的时候,随着距离的靠近,转瞬间我已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人。

火红的头发不再作乱,平平顺顺地服帖在脸颊两侧,俊郎的眉目此刻再看不到半点风采,紧紧皱着。

我的阿黎,就那样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冰冷的。毫无生气的。

仿佛一瞬间力气都被抽空了,我颤抖着跪在他身旁,手指轻抚上他的脸庞,还残留着一丝温度,可终究也会消散吧。

时间静止下来了。“全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和你,突然就觉得很安宁了。我还想跟你说说话呢,阿黎。”

颤抖着的声音表达不清,断断续续拼凑出的感想,来自那个总是不自觉会注意起暴躁红毛的小孩子,和现在这个在他面前跪着面容狼狈得不成样子的青年。所有想说的话,那些小秘密,都已经说出来了。

这一次是我自己遵从内心的决定呢,你牺牲自己去救天下人的命,有我来挽救。

“好了,我亲爱的阿黎,是时候带你回家了,当然,不能怪我不听话哦,可是你先抛下我的,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我们一起,回家。”温柔的语调,诉说着世上最无奈的情话。

青年向来淡然的眼眸,在经历了恐惧慌乱过后,重新变得坚定下来。他抬起手,扶平了那对紧紧皱着的眉,渐渐靠近,吻上躺着的红发青年的唇,轻柔地,像是在对待一件珍宝一般的。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周身散发出了刺眼的光芒,两人的身影渐渐交叠,变淡,最终消失了。

大雨随着他们的离开渐渐停了。这场雨来得及时,扑灭了大部分的火势。阴暗的厚重云层不知被谁剥开,重现出明媚的色彩。人间的一切恢复如常,似乎弥漫的血色和火焰,仅仅是一场闹剧罢了。又有谁知道,天界的神们,和人一样,要经受苦难呢?

“终究他还是去了,就像天书里写的,以火自烧而化。那树林深处的洞穴,会被后来听遍了传说的人们,取名为赤松洞的,也好,或许在人类看来,不过是顺应天意活着罢了,没必要纠结无从考证的历史传说,不做不达能力的事,真是无知者的幸福啊”,不知是谁的轻喃,带了几分无奈和惋惜,“掌控这天书的记录,未必是件美差啊,知道的越多越痛苦,毕竟从来就没有谁是这世界真正的主宰者啊”,指尖擦过书页上密密麻麻的名字,停顿几秒“算了算了老老实实工作吧,想这么多也没用啊,这些......”沾了墨水的毛笔圈圈划划,“送走吧”

“是”隐身在黑暗中一袭黑衣的奴仆露出身影,接过书卷又退了下去

“又是一年春时啊,不知今年这海棠树,会不会为谁开花呢?”


#9

不知过了多久,连意识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了,我知道自己最后的生命再缓缓地耗尽,却毫无办法阻止。真是,法力再强也有这样的一天呢,不知道还能撑多久。“阿黎!阿黎!”远处有声音打断了思考,模模糊糊间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是谁呢?这样颤抖慌张的声音,可一点不像那个淡然的赤松子啊。也是,肯定会来的啊你,看到了这样的自己,不知会是怎样的表情,多想抱抱你说几句安慰的话,却再也抬不起手臂了。一双柔软却略带凉意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庞,温柔地像是怕把我捏碎。

“我来......救你了,阿黎,对不起,是我...我来晚了”言语间有水滴就那样啪嗒啪嗒地落下来,顺着脸颊的曲线滑落到嘴角,咸咸的,涩涩的。

啊真是的,原来眼泪的味道这么奇怪啊。

不过该道歉的是我啊傻瓜,明明是我抛下你的,说好以后要一起面对的,先丢下你的混蛋可是我啊!

现在这种情况,不论想说什么都做不到了,和小时候反过来,我只能听你说了呢。

身旁的人静了好久,似是下定决心开口絮絮叨叨了起来。

“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是个暴躁的毛头小子,骄傲又自大,非得跟我比试,嫌你烦还来不及,哪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么多的事,变得如此熟悉。你真是狠心啊,让我依赖上你之后才离开,为什么不早点走呢,对啊,你根本舍不得的对吧?心中也暗暗就纠结过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是朋友,又不仅仅如此,一想到失去你我就...就...根本不能想象...”

原本平稳的声音带上了哭泣的颤抖,更加让人心疼,却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失态又坦诚的赤松子,只为了他而这样的赤松子。

话说,喂!什么叫好像是朋友啊!大爷喜欢了你这么久你竟然还能迟钝地这么说,真是服了你了。

“直到你向我伸出手的那一次,也是人生中第一次有人向不善言辞又态度冷淡的我伸出手,我从小就是孤儿,本在世上无可留恋,只想着庸庸碌碌地做好一个神,却不知为何,那时候看着你的背影,就觉得你像是给我的礼物一样,看着你眼里的光亮,找到了信仰,我想我回握住的时候就一切都清晰了,来自你的温暖和力量,也给了我希望,总是拒绝,和别人保持距离的我学着去相信。记得那次你消失了一段时间,我也是第一次想念一个人而感到孤独,好像没有你,生活就缺少了很多意义,虽然嘴上总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不过你能明白的吧,到现在了,即便你明白我也想亲口告诉你。不如说,我们是任何关系都无法取代的,彼此间最重要的羁绊吧。除了你,我还有谁呢?”

赤松子......意识急剧地减弱下去,连感动都不允许了吗,想让嘴角努力上扬做出回应,却也只感受到体内肆虐的火苗和喉间痛苦的灼烧。

意识即将分离身体的最后,隐约间听到“回家”这个模糊的字眼,然后是嘴唇的相触,甚至来不及感受,喉间涌入丝丝清凉,滚烫化为温暖,包裹在躯体周围......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双眼,惊讶地发现自己仍旧能感知四周。动了动双手,我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身处的并不是人间或天界,而是在一片虚幻空间里,放眼望去,空无一物,只有前方的一点微光在闪耀。赤松子!难道...?!这样想的瞬间已经确定了事实,疯狂地向光线传来的地方奔跑,拜托了,一定要见到!就算是不在那个世界了,也要能在一起!思念化作动力,冲破一切枷锁的钳制,眼前的光点不断放大,耀眼到刺目地夺去了一瞬的视野,下一秒,眼前出现了一棵巨大的海棠树,朵朵绽放,婀娜多姿,美不胜收。

树下站了一人。半袖青衫。鬓前垂着两缕青丝,眼神依旧平静无波,却盈满了笑意。无需做什么便夺去我所有注意,一不小心连心都丢了。

我为他的美怔愣住,一步一步缓缓走进,心中的石块终于放下,不多时又胆战心惊地害怕起只是个梦。同时脑海里控制不住地放映起那个吻,侵占了所有思绪,冰凉与火热的碰撞间是柔软的心意和为对方不顾一切的牺牲。细细舔舐起唇瓣回味,眼神里心里溢满了甜蜜,就算是......假的,我也甘愿沉溺,就这样在幻想中消失,也未尝不可。嘴角扯出的笑意,代表不了复杂的心情。

“我可是说到做到的,阿黎,我们该回家了。谁让你先抛弃我的呢,害得我舍命来陪君子啊~”

思绪被打断了......对方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语气里意外地带了点撒娇的味道。

我抬头,终于试着凑近,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自己惊喜万分的神情。

“傻阿黎,再不相信的话,就...唔...嗯...”

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扑腾着亲了上去。对你,我再也等不了了。

身体又开始轻飘飘地了,这次却不再觉得害怕了,抱紧了怀里的人,最后想着: 这样就够了,已经拼尽全力去完成使命,甚至为此付出一切了。现在该自私地陪伴自己重要的人了。在一起,无论是去哪里都无所谓了。鬼门关也好,我陪你走便是,定要生生世世与你纠缠下去。

有着生命一般的海棠树抖了抖枝条,花瓣零零落落地散开,树下的两人再次渐渐消失。

从此,世间再无更多祝融与赤松子的传说了。人们只道是,夏商间的战争有祝融这一火官相助,一场差点成灾的大火最终却被天降暴雨扑灭了。《墨子·非攻下》有记载“成汤伐夏,天命融隆火干厘夏城之闲,西北之隅”。这是第一次将火攻用于助战,人类尚且无法运用好神力,作为惩罚,掀起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天神却又心怀慈悲,于是显灵降雨,终于制止了一切。

但不管怎么说,这场战争终于平息了,人们也开始渴望社会安定,出现德高望重的统治者。某种程度上,已经实现了推进的愿望。

天界这边呢,千年之劫还在持续着,和人类一样,神也需要为生存付出代价,一切的苦难都有源头,一切的命运都存在可能性。至于向命运不屈的抗争,他或她所做出的选择,改变的世界,这些持续上千年的课题,也就不是这个故事所能叙述的了。


#10 终

夜深了。

这个城市向来惯于用白天的喧嚣和夜晚的纸醉金迷掩盖它的落寞。

沙发上的男人轻叹一声,眼光从铺满密密麻麻字的纸张上移开,又揉了揉额角。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阅读和凝神思考让他疲惫不堪。

“看完了?”轻柔的声音由远至近传来。

不过幸好,总有这个人能让他放松下来。

男人并未回答,反倒把走近的人拽到了自己身边,低沉地娓娓道来:“评论你都看了吧……从最初跳到脑海里的那个想法,到最终完成《大鱼海棠》,经历了那么多,都有你陪着我,我已经满足了。可是我更希望,有导演张春和梁旋名字一起出现的电影,可以受到更多人的赞赏和认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奢望,也不知道是不是能不负初心……未来有太多不确定了”,男人扬了扬手中的剧本,看向身边人,眼神里是少有的紧张和不安,“你愿意……陪我走下去吗?”

“阿旋,从最开始我就决定了,这个梦,我跟着你追定了,不后悔。”声音平淡而坚定,一如故事里那个半袖青衫的少年。

男人的眼角有些湿润,继而荡起温柔的笑意。

张春只觉得被看得很不自在,再这样下去他就又会沉溺在对方深情的目光里了,别扭下生硬地转移话题:“明天还要接受采访呢,你,你不许瞎说话……你没看已经有媒体怀疑我们……我们那个了吗!我就让你上次别跟我穿红蓝配的衣服,你怎么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哼!再这样下去,他们就会觉得祝融和赤松子都是我们的写照了……”

“本来就是啊” 男人的语气格外认真,“可以的话,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了。”

刚才还喋喋不休的人猛然愣住。

“不过~那个是哪个?我怎么不知道我们那个过?还是你想……”坏笑的语气,仿佛上一秒那个一本正经表白的人根本不是他。

“滚蛋!”脸红的当下,心却也因为他的上一句话漏跳了几拍。

张春清楚,这个人就是喜欢用不正经掩饰自己的情绪,明明是怕他拒绝承认他们的关系,连反应的时间都不肯留给他。不过,这果然才是他熟悉的梁旋嘛。

心思回转间,已见男人更加逼近过来。

“你再这么可爱,我会……忍不住好好疼爱你的。”挑了挑眉,调戏的话语说得驾轻就熟。

害羞的人儿实在受不了这么强烈的气息,红着脸逃回了卧室,“没门!今晚你睡客厅!”那炸毛的语气惹得男人笑了起来。

他走至落地窗前, 宛如梦呓般轻柔的话语飘散在寂静的空气里,“我曾跟你说过,我一向是个自私又倔强的人,如果今生我们注定无法相守,那愿来世,世世,都要和你纠缠下去。你看,我终于还是找到你了,尽管你忘记了一切,可我们还是在一起了。因为有赤松子,祝融不再是一个人了。”

这是一个独属于他的秘密,他会保守一辈子。

男人看向窗外,远方冰冷的城市轮廓线好像也因为微光变得柔和起来。

世界从不为谁停下脚步,只孤独地存在着。

可是那都不重要了。

因为对我来说,有你的地方,才是世界。








END










【破坏画风的来了】

*控制不了严重崩坏的走向和设定了,不搞事情怎么拖字数!不搞事情怎么有虐的情节!所以只能搞事情啊,搞得很糟糕实在抱歉,还强行装b加了一段历史什么的,我只能说写之前我稍微去查了查资料和相关记载,不能算完全不认真吧orz

**结尾仅剧情需要大开脑洞,无其他意思,圈地自萌【这么瞎搞♂我真的有点怕怕

评论

热度(16)